掌状七裂叶

=槭形/醺。主刷国动,虹七中心。喜欢黑小虎。
喜欢一个人碎碎念。和人说话容易紧脏,变成话废。
⚠️推的很杂。
超级咸鱼。

【七剑 | 未时初刻】新年快乐!

(其实是想画全员的,肝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卑中卑))

p2加了滤镜

p3去字

【七剑十二时辰】八百太太相邀,除夕请您吃粮!

江湖夜雨十年灯CP:

这是一个正经的虹猫蓝兔系列的24h发粮活动!在除夕前一天21:00-除夕当日20:00,53位太太将依次发粮,让粮陪你过年!




【这是一个宣传视频】


BGM:春节序曲


剪辑:灰喜鹊


画那只超可爱的粮袋子的画手:米希




慷慨发粮的太太有:


【图】 @画画的一颗蛋 


【图】 @霁辰君 


【文】 @刀贩子 


【图】 @鱼骨不复习英语不是人 


【图】 @斑斑拌饭 


【文】 @近江彼方 


【剪辑】 @易水 


【文】 @藏七 


【图】 @MEEC_ 


【图】 @土味串串猴 


【文】 @霜家大帅 


【图】 @萌荫面瘫 


【图】 @你们倒是猜啊 


【文】 @风雪塞北 


【图】 @花仪家的木木 


【文】 @阿谧谧谧谧 


【图文】 @儀衡 


【文】 @何怀故都 


【图】 @朝木川 


【文】 @白龙清虹 


【图】 @Soul魂羽 


【图】 @溺亡蓝洞 


【图】 @raiki求安 


【文】 @文心懒得雕龙 


【图】 @梅原洗衣液 


【文】 @长风谢知月 


【图】 @♡ 


【图】 @晓书不是小叔 


【图】 @掌状七裂叶 


【文】 @一条叫阿幸的咸鱼 


【图】 @飛絮 


【文】 @年年念。 


【剪辑】 @灰喜鹊 


【文】 @聚华 


【翻填】 @一木一由 


【图】 @饼哥儿爱煎饼 


【文】 @Shadow 


【图】 @高子捷 


【图】 @sleepycarp 


【文】 @Haibara雅歆 


【图】 @念语无心说 


【图】 @画画的袖袖 


【翻奏】 @饼饼piepie 


【图】 @狗粮味的咸鱼 


【图】 @费云往 


【文】 @小呀么小夏辰 


【图】 @硝子 


【翻填】 @天堂白 (词作);策划 @灰喜鹊 代发粮


【图】 @天冷加秋裤 


【图】 @闪亮亮的SIREN 


【图】 @士多皮 


【文】 @蓝蓝蓝蓝儿 


【翻填】 @璃霜TIAOSU 




*一个预警:每个角色/CP都有过年的权利,活动限定范围为整个虹系,请自行屏蔽不吃的CP的tag以防雷;产粮不易,尊重老农,请勿因个人cp、角色喜恶攻击作者或活动,以防招来恶鹊






墨兰宗主!!!太美了呜呜呜呜呜

妈妈带着两个小女儿的感觉太美好了!!

(结局别死别死别死别死(小声祈祷))

【同人本二宣&印调】【虹系×剑三】剑侠情缘虹蓝版叁——魔教风云

辛苦啦

云且安。:

【一本剑三玩家paro的虹系同人合志即将刷新!】


【刷新时间:2018.5.19-2018.5.20】


【坐标:剑网三-电信九区-宏梦服】


【温馨提示:谨防恶人暴躁大帮[魔教]与浩气七大咸鱼势力,若有幸得见两方相斗,切记远离百尺以外并关闭阵营,以防误伤。】



——基本信息——
【原作】虹猫蓝兔七侠传 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内容】无CP粮食向
【规格】A5
【页数】138P
【收录】短篇×7+插图×8+番外小册《虹猫蓝兔剑侠传》
【定价】场贩30R 通贩32R
【贩售】CP22(5.19-5.20)首发,摊位名【江湖夜雨十年灯】


              余本将在CP结束后于TB店铺“鹊巢”开启通贩
【印调】戳我!(截止时间4.29)
【试阅】偷个懒,放一宣传送门
【STAFF】↓宣图
【样机预览】↓宣图
——宣图致谢——
【内页排版】我的鹊  @灰喜鹊 
【封面画手】蛋大佬  @画画的一颗蛋 
【封面设计】清大佬 暂未捕捉lof




手残党被摁在地上揍了无数次ToTTT
心痛地养起了女儿(ntm

十八谈(关于少主的18篇扯淡)

啊啊啊啊给少主和太太爆灯!!ToT好看!!

廈日ぷ那雨:

1.出
年初时练的黑心煞掌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黑小虎约莫着又左右衡量了一下,还是不太满意,说不出问题在哪里,脾气也就更大了一些。黑虎崖的教徒们战战兢兢地来了又退出去,他倒也不甚在意,只是目光轻轻浅浅的划过迷魂台的岩石。
不成熟。这是某一次魔教护法路径迷魂台的时候似乎是心血来潮来看看他这个少主时给的评价。


黑小虎喜欢靠在迷魂台那些个少有的能见光的石头上,听着外界陆陆续续传来魔教与七剑爆发的种种矛盾,这些消息有的是过来送饮食的教徒们告诉他的,有些也是他偶尔听见路过的教徒们议论的。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甘愿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算算出关的日子,好好打算一下出关后的安排。
他猜测那无疑也是与七剑有关,在偶尔闲暇的时候他也会想想十年没见的父亲。想着不可一世的魔教教主同他儿时那般目光沉沉却暗藏杀机的模样,不由的也会下意识把衣服拉得更紧一些。
唯有一日他在迷魂台内远远地看到从西海峰林那边爆发的冲天大火,心里是略略的不安,翌日听到来人说是昨日长虹剑主以身殉剑启用火舞旋风第十重对抗魔教,听来人说情况是不容乐观,连教主都受了些许创伤,那剑是被和他差不多大的后生拿走,而那后生此刻怕也是回天无数了。
“中了那么多箭,怕是活不了了。”那些个教徒都如是说。
他神色淡淡的让他们都退下去,却总觉心中有股火气在翻腾燃烧,实在难熬。最后他提起角落里的一桶水,哗得迎头浇了下去。
水点点滴滴的落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的血液终于凉透。
那天晚上他便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又回到了那个梨花翩飞的山谷,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如愿的看到他的母亲。
他忽然想念他的父亲。


出关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他的心也如雀鸟儿般在黑虎崖上下徘徊着,连他自己也估摸着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武家之大忌,偏偏又是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
脾气就也不自觉的更差了一些。

他不知道那后生的名字,却在往后愈发多次的听见教徒们议论那后生。
像一个传说一样,十七岁的少年郎一路过关斩将,炸玉蝉破金鞭,目前就寄居在金鞭溪客栈里。
黑小虎听得一阵不适,他非常不喜欢这种不适感。呵退了所有人后,他长长的吸了口气,一颗心都被撩的浮动。
他想看看,这长虹剑的新主人究竟有怎样的本事。
但按道理,他该是像从前抱着不屑的态度。
真的是太失态了。
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但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渴望出关的心情愈发的迫切,先前的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迷魂台的每一个夜晚都不再漫长。

待时间又过了约莫不过一个月的时候,整个黑虎崖都忙碌了起来。
闭关十年整的少主即将出关的消息无疑是一件大事,足以轰动到让全教人忙碌,甚至连魔教教主都很罕见的要去迎接自己唯一的儿子。
黑心虎是独自一个人前往迷魂台的。
现在虽属特殊的时期,他的病情也愈发的严重,但迷魂台总归是袁家界的地界,应当是无碍的。
而且他也想见他了。

对于以上的情节远在迷魂台的魔教少主自然无法知晓。
当晚他只是一直盯着案上的烛台,琥珀色的瞳仁在烛光下明明灭灭,时亮时暗的灯火下他终于感到了已经很久不曾感觉到的怅然,甚至于他也不知自己此时是可悲可喜。
他透过铜镜看着头戴高冠一身深蓝紫色劲装的自己,脑子里划过的都是十年前的旧事,他想起白色的梨花白衣的母亲,吞下去的无数苦药,日夜遭受的欺凌,他甚至还想起了豺锋,越想便越是百感交集,最后他甚至开始放声大笑。
——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魔教少主尚不屑与黑虎崖众教徒为伍,然而在这个漆黑的夜里,他忽然便想拉上一个人,问问他,你能想到本少主还能有今天的样子吗?
但今昔非昨日,众人在往后该知,魔教少主从不陷于往日里矫情到无法自拔。


当第一缕光顺着石缝照进台内的时候,他熄灭了那盏被他点了整整一夜的烛灯,披上了那件血红的披风。
在离那与外界仅隔一层石门的地方,他停了下来,环视着这个他待了整整十年的地方。
他虽是快意,但是总不可能是一点情感也没有的。

"十年了,小虎啊,今天你该出关啦!"
十年的梦该醒了,猛虎即将亮出它锋利的爪牙。
他该是醒了。
"属下想请教主下山,逼迫虹猫和蓝兔尽快与我三剑合璧。"
他破开石门,融入了外界的一片光明里。

第一谈结束


 


这里来一点碎碎念吧,以后估计每一谈都会有一点。
这篇主要是看到“少主如何闭关”那个猜想之后才想到的脑洞,我想还是应该有人跟他说话,给他送餐的,不然他一个人在洞里十年实在是太寒酸啦估计出来连话都不会说了该。
恩这里主要就是说了一下少主得之江湖消息的途径,然后是对于虹猫的看法,当然完全没有黑红的倾向,只是想想你经过十年努力自觉天下无敌然后渴望一飞冲天,听见一个陌生人把自己人打得那么惨那种迫不及待想要领教一二的心情。
少主真的很不容易,连他的亲生父亲都会有些许忌惮啊,想着父亲的目光都觉得身上一阵发冷但还是想念他,毕竟他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啊。
还有少主一个人坐在案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段,之前受了那么多委屈,苦练了十年之后渴望被认可的心情啊....
本不该说那么多,但对少主是真的倾入了感情。
少主到底这个时候还是个年轻的狂生啊。


另外教主的“想见他”和“想他”,明明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却隔了不一样的情感。